愛情的發生與未發生(中)

发布时间:2019-06-10 14:14:01 来源:千喜娱乐棋牌app-千禧棋牌-全国最大的棋牌点击:50

  甄馨請我和趙小江在一家火鍋店吃過飯,店老闆是她朋友的朋友。飯後老闆不肯收她的錢,甄馨很尷尬,站在接待檯前磨嘰半天,一定要付錢,老闆堅決不收。

  最後我說:算了吧!你非要這樣,不是讓人老闆面子上過不去嗎?甄馨這才作罷。

  從火鍋店出來,我突然想到,甄馨已經二十四歲了,家境優裕、教育良好,有體面的工作,不會沒人喜歡,可她好像沒有男朋友。

  ●

  我跟石毅的生活是兩個極端,他大部分時間是從一個城市去往另一個城市,一個月待在上海分公司的時間不過五六七八天。我呢,在一個像封建莊園的公司工作,上下班要刷考勤卡。上班鈴一響,公司大門關上,只開一小扇邊門,出門辦事要有經理簽字的批條。好在我的工作時常要對外聯絡,一個禮拜總有一兩次外出機會。那時真像放風一樣,感覺空氣都格外清新。

  石毅的生活雖然辛苦動蕩,但是自由自在。我對他有一種家養動物對野生動物的羨慕。

  每次他來,我都喜出望外,那一天就變成小小的節日,跟他在樓下採購部的辦公室聊聊天,下班出去找家小餐館吃吃飯。有一次他跟趙小江去我家,非給我帶一箱果茶來,還挺講究禮節。是的,他雖然年齡小,但是會說話、會處事,樓上、樓下幾個辦公室的人都喜歡他。

  他來公司一般都是談合同,簽完合同就回去發貨。過一段時間再來收款,跟趙小江商談下一階段需要訂購的貨物。每次他來都住好幾天,有時候去其他公司洽談業務,沒事就待在我們公司。我只要看他閒坐在採購部辦公室,就叫他跟我一起出去辦事。他像個小跟班、小保鏢,有他陪著,跟政府部門的老爺們打交道,也沒那麼煩心了。

  元旦的時候,他給採購部每人送了一幅掛曆,也託趙小江帶給我一幅。我們辦公室有人酸溜溜地說,按規定,收到外單位送的禮物必須上交。

  我理直氣壯地說:這不是外單位送的,這是我弟弟送的。

  我就是不上交。

  夏天,石毅約我去北京玩,說他媽媽有個生意夥伴特有錢,在北京一家飯店包了幾個房間,我們盡可以去白吃白住白玩。我沒答應。

  他從北京回來,叫我看他的臉,說他現在用一種能去死皮的洗面奶,讓我摸摸他的臉,是不是比以前更光滑了。我笑著不肯摸。我很討厭男孩裝模作樣地護膚美容用香水,受不了那種女裡女氣的娘娘腔。

  可是石毅即使用洗面奶,也一點沒讓我感覺到「娘」。再用洗面奶,他也改不了大大咧咧東北男孩的勁頭,喜歡足球、喜歡搖滾、喜歡王朔。在採購部他還有銷售員的樣子,私底下卻像紈褲子弟一樣,花錢大手大腳,說話滿不在乎。

  他跟我說:你知道我最大的願望是什麼?──買個大房子,養條狗,沒事就在陽台上彈彈吉他、唱唱歌。

  大房子裡不住別人了嗎?

  下班前,他悄悄到樓上我的辦公室來,從口袋裡掏出幾盒北京的宮廷點心,鬼鬼祟祟往桌上一放,囁嚅著:我只帶了這麼多,你看著辦吧!然後做賊似地溜走了。

  旁邊站了我的一位同事,怪不得他磨蹭半天,不好意思拿出來。我分給同事一半,兩人立馬打開就吃。是像狗皮膏藥一樣的茯苓餅,除了甜沒吃出什麼味道。他那股孩子氣卻讓我們笑了很久。

  下一次見到石毅,我問他洗面奶還在用嗎。他說,早不知道扔到哪兒去了。

  ●

  趙小江說甄馨好像在跟人談戀愛。我想像不出來,她會有一個什麼樣的男朋友,應該是年齡匹配、工作穩定、前途光明的。像我這樣四處飄泊的,肯定不在她考慮之列。

  有一次我試探著問她,打算什麼時候結婚。她翻我一個白眼:你管呢!

  我說: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你變成老姑娘,要不要我給你介紹幾個男朋友?等你結婚時,我一定送一份大禮。

  她嗤笑一聲:你還能認識什麼好人!說三道四打擊我,是她跟我說話的一種方式。我沒當回事,但是我能隱約感覺觸碰到她的殼。她表面看起來文靜和順,但內裡剛硬倔強。靠近她到某種程度,就會發現她有一層阻擋外人進入她內心的玻璃罩。

  我是一個進入不了她內心的外人。她心裡有個我不知道的世界。

  ●

  如果石毅沒有小我四歲,我願意認真考慮一下和他之間的可能。因為四年的差距,我們之間的需求不同步、我們的關係不對等。我已經到了結婚生子的年齡,他還像個小男孩一樣沒玩夠。

  有一次葉師傅告訴我,石毅的女朋友在青島讀書;而下一次我帶石毅去工商局辦事,他指著車窗外一片住宅區,說他女朋友的家在這裡,說罷還得意地打量我的表情。我當然臉不變色、心不跳地說:你叫她出來啊!待會兒一起去吃個飯唄。

  他當然沒叫出來,從此以後,他再也沒在我面前提過什麼女朋友。我私下有些汗顏,我是怎麼啦!我吃他那些女朋友的乾醋做什麼?我又不打算跟他談戀愛!

  要是他與我年齡相當、要是他就在本市工作,而不是神出鬼沒,一兩個月才現一次身,事情會怎麼樣?我周圍有能力沒趣味、有學歷沒文化的人多了,還真沒有一個像他這樣有英氣、有靈性的男孩。跟他在一起,每天的日子都是鮮活的。(中)